通知:网站pr>3免费收录,未达标做上本站链接可免费提交收录,同时( 推广中心 可免费获取积分或通过在线充值 获取积分)进行快审服务[50r或500积分/站];

点击这里在线咨询客服 官方QQ群

公告:【2020-4-10】去查网站目录更名为网址大全,网址更改为wzdq.com特此公告!

直到手捧遗像,甘玉琴才知道,哥哥牺牲的噩耗,为什么是从遥远的边境线传来——平时总说自己干后勤的甘祖荣,原来是一名缉毒战线上的“尖刀战士”。

云南省德宏州,503.8公里长的边境线曲折蜿蜒,有的隐没在山峦之间,有的只有窄窄的河流作为分隔,有的甚至将村寨一分为二。作为防范毒品入境的第一道防线,甘祖荣和战友们隐匿身份、模糊姓名,成为缉毒白刃战中一击致命的“隐形人”。

刀锋擦过,他们的脸上不再有“马赛克”。自1951年原云南德宏公安边防支队成立,至2019年改革转隶进入移民管理体制,数十年间,至少有四名战士因缉毒牺牲,被追评为烈士。他们的墓碑上,除了姓名、籍贯、生卒年月,只有一颗醒目的红星。

钢枪被烈士们的亲人接过,“红星”成为配在胸前的那串警号——尽管在波谲云诡的缉毒战场上,它们注定要继续保持“隐形”。

“天下无毒”,从军人到警察,信仰从未褪色。“着装换了,但是我们的职责没有变。缉毒工作离不开人的执行,我们能做的,就是一直守护自己最坚定的信仰。”

不期而至的噩耗

甘祖荣曾是全家人的骄傲。

大哥甘祖军还记得,2000年冬天,参军入伍的弟弟甘祖荣离开家时,身上只搭着一个背包。那天,在毕节团团飞舞的雪片中,兄弟俩翻过一座又一座山,颠簸地抵达了位于长春堡镇的武装部。

尽管还是个入伍仅一年的新兵,但甘祖荣似乎正飞快地向上拔节,成为手足间的“主心骨”。

他入伍那年,小妹甘玉琴初中毕业,跟着村里人到深圳打工,后来又辗转去了浙江。这让甘祖荣忧心忡忡。那些年里,甘玉琴常常收到二哥的信,苦口婆心地劝她继续读书,“否则以后跟不上社会,会后悔。”

甘玉琴在电子厂里拧螺丝,一个月能赚一千多元。她把钱攒下来,悉数寄回家里。顾虑被一点点冲淡,歉疚转而攻城略地,甘祖荣在信中写道,“幺妹,为了这个家,真的辛苦你了。”

老屋墙上的日历本,在飞速翻动中颤出一条时间的河,一年又一年,平静无波地向前流淌。直到噩耗不期而至,只一下,就划破了所有幻象。

接到甘祖荣出事的消息,是2007年三月末的一天。春节后不久,刚返回浙江打工的甘玉琴,又在恍惚中踏上一条陌生的路。从浙江辗转贵阳、昆明,再到德宏州。

她觉得难以置信——二哥总说自己在部队里干后勤,没什么危险,平时买买菜、算算账,又怎么会出事?

而谜底,是一个甘玉琴意想不到的答案:2005年从昆明边防指挥学校毕业后,甘祖荣被分到云南省德宏州盈江县原支那边防派出所,成为了一名缉毒战线上的“尖刀战士”,最终,也倒在了这个战场上。

“隐姓埋名”之下,数据记得他如何一次次游走在刀锋边缘:个人查获鸦片4770克,抓获犯罪嫌疑人10余名;参与破获贩毒案件11起,其中万克以上的特大案件2起,抓获犯罪嫌疑人20多名,缴获毒品47.3千克、运毒车辆2辆。2006年年底,甘祖荣荣立个人三等功。

边境线上的枪声

就在甘玉琴赶来见二哥最后一面时,果杰的脑子还是蒙的。边境的深山一片肃然,这个从军校毕业刚满三年的年轻战士,刚刚经历过一场激烈的枪战。

子弹呼啸着从他头顶飞过去,弹痕激出一串血线;手榴弹在面前三五米处爆炸,导致他的耳朵短暂失聪了一周。但果杰说,这些都“太轻了”,在那片山林里,他永远失去了三名战友——白建刚、徐胜前和甘祖荣。

德宏州盈江县支那乡支东村白岩村民小组月亮石岔路口,是一片四面环山的小坝子,位于中缅边境线中国境内约580米处。2007年3月25日,果杰和甘祖荣、徐胜前等7名抓捕组战友,就埋伏在这里。

遍山都是一人合抱不下的粗壮乔木,地上挨挨挤挤长满鬼针草。他们一动不动地趴着,谨慎观察对面山坡的风吹草动,腿上趴满蚂蝗。

中午时分,山坡上缓缓现出人影。三个人从缅甸方向越过边境线,用碗口粗的木棒挑着鸦片来到山脚。就在来人将鸦片穿过秤杆称重时,抓捕组闪电出击,“抓人!”

正在交易毒品的人惊惶逃散,用缅甸方言高喊,“当兵的来了!当兵的来了!”

枪声猝然响起,第一颗子弹飞向了白建刚。当时他正持枪警戒,被从后背打中坐骨神经,直直倒了下去。第二个中枪的是甘祖荣,和白建刚前后相差只有几秒钟。他本在山脚下押着刚刚逮捕的毒贩,听到枪响刚抬头,子弹就射进了右胸。

后来,果杰看过甘祖荣的尸检报告,那一枪打在了脾脏上,脾脏贯穿伤。“他怀里还抱着那支79式微冲,仰倒下去,当场就牺牲了。”

“总队请了三位心理专家来,我说不用给我做心理疏导,我就是过不了这个坎儿,等过去了我就没事了。”果杰一度想离开部队回家,但最终还是劝服了自己。他相信,如果甘祖荣还在,也一定不希望看到他后退。

缉毒先锋站里的“烈士妹妹”

“他字写得很漂亮,干工作也积极。个头不高,身材偏瘦,稍微有点儿驼背,看起来比较内向,但很刚直。”对果杰来说,平日里总是“抬头不见低头见”的甘祖荣,是一个特殊的存在。

在昆明的兵营里,早一年入伍的果杰是班长,甘祖荣是新兵;后来他们各自考上了军校,毕业之后,又先后分到了支那乡,在同一个派出所里做起了同事。那时,他总跟甘祖荣开玩笑:“怎么总是我去哪儿,你就去哪儿啊?”

甘祖荣牺牲后,果杰专门去他贵州的老家看了看。下了飞机,还有一大段路程,走完高速,又转进了山道。

那是甘家兄妹走过无数次的路。细细长长,只有二三十厘米宽,当地人称为“毛狗路”。后来,他们都从这条路走了出去,有的再也没能回来。

甘玉琴这个最小的妹妹,在意外之后彻底改变了人生走向。儿子牺牲后,母亲做了两个令人惊讶的决定,第一,让甘祖荣的骨灰在德宏安葬,“像生前那样继续守护这片土地”;第二,让小女儿甘玉琴入伍,完成哥哥未竟的任务。

那年12月,甘玉琴在云南德宏入伍。

训练结束,甘玉琴被分配到芒市木康边防检查站。这是被党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授予“缉毒先锋站”荣誉称号的单位,也是公安边防部队的“旗帜”之一。在这里,她接过哥哥的钢枪,成为一名缉毒女兵。

“烈士妹妹”的光环沉甸甸的,甘玉琴觉得,只有用加倍的努力才能接住。在木康,她拼命学习查缉技术,不断向老兵讨教。白天上完课,临睡还要翻出厚厚的笔记再啃一遍,睡过去了,梦里仍在查毒。

第一次查到毒品的场景,至今仍历历在目。在搜查一辆卧铺大巴车时,甘玉琴发现一名男性乘客随身携带有一瓶白色的护肤品。用强光电筒一照,上半截是透明的,下半截却不透光,她立刻警觉起来。带下车仔细检查后,护肤品瓶内果然藏了毒品。

工作终于有了突破,甘玉琴很兴奋,也慢慢积累出一套自己的工作方法论,“多翻,你不去翻,毒品不可能砸到你的脚。”到木康的第二年,她累计查获毒品5千克,立了一个个人三等功。

两场特殊的告别

芒市烈士陵园依偎着一片青绿的小山丘,甘祖荣和他的战友们在这里长眠。从陵园入口到哥哥的墓碑,短短一段路,15年间,甘玉琴走了无数遍。

2022年5月,她再次来到这里。长风卷过竹林,飒飒作响。每座烈士墓旁都站着一株小青松,一排一排,拉出肃穆笔直的伞列。大捧的白菊花在甘玉琴怀里盛开,给这个将雨的清晨揉进一抹亮色。

入伍之后,哥哥成为她在云南边境“唯一的亲人”。她总是趁着休息日来到这里,陪哥哥说说话,念叨一下工作中的苦恼,“同样从那条路走过来,哥哥大概都能理解吧?”

住在甘祖荣左边的“邻居”,她认识,那是哥哥最后那次任务中的战友徐胜前。在追击毒贩时,他也中了枪,子弹贯穿腹部,抢救了半个小时,还是走了。

2007年的那个春天,对很多人来说都是一场忘不掉的伤。得知徐胜前牺牲的消息时,和他同在一个办公室的尹铭燕蒙在当场,“脑子突然停转了,很久都没缓过来。”

“他眼睛大大的,很阳光,特别爱笑,说话有点儿四川口音。”徐胜前比尹铭燕年长一些,当年也不过三十出头。平日里,他们一起去堵卡,一起执勤,一起办案,一起聊天,“你根本没办法想象他会突然离开。”

时间再往前十年,以几乎一模一样的方式,她失去了哥哥。那一年,哥哥尹铭志只有二十岁。

这个土生土长的盈江少年,入伍后先是到贵州当兵,后来又回到德宏,成为原德宏公安边防支队(现德宏边境管理支队)章凤边防工作站的战士。他牺牲时,尹铭燕还在上高中。

根据当年留下的资料,1997年8月2日的那个傍晚,尹铭志和战友们到达陇川县章凤镇拉影村,他化装成“接货人”,和毒贩在一棵大榕树下交易。经过四五个小时的守候,夜里11点多,一名毒贩出现了。

在“验货”确定是毒品后,尹铭志向埋伏在暗处的战友们发出了行动暗号。但战友们还没来得及赶到,两名毒贩突然拔刀,要抢钱抢货。尹铭志看到协助办案的群众正被毒贩围攻,冲上前时,长刀刺入他的左下腹,但他仍然死死抱住一名毒贩。

身中十多刀的尹铭志在次日凌晨离开了人世。被他救下的那名群众回忆,“如果不是他及时过来,可能死的就是我了。”

8月2日,永远成了一个伤心的日子。有时,尹铭燕会在梦里回到童年时和哥哥玩耍的山坡,他们在小河里游泳、捉鱼,山茶花大朵大朵开放在高高的树头。

从“英雄”到战友

哥哥牺牲后,尹铭燕于1998年年底入伍,之后从军校毕业,分配到木康边境检查站。彼时的她黑黑瘦瘦,留着英气的短发,长得像哥哥,笑起来更像。那一刻,尹铭志好像以另一种方式回来了。

守护没有断档,两个妹妹决心将它续写下去。“我们在边疆多查一克毒品,内地就少一份危害。”

木康检查站背倚大山,另一侧就是悬崖,有时大半夜上山搜寻逃跑的毒贩,四周黑得伸手不见五指。第一次看管毒贩人体排毒时,甘玉琴盯着他们把吞下的毒品随粪便排出,根本吃不下饭。

搜车也是个“苦差事”。尹铭燕记得,毒贩有时会把毒品藏在整车烂臭的牛皮里,得一点点卸下来检查,之后好几天臭味都黏在身上,“好像已经透进皮肤。”

而危险,总在不经意间发生。一天晚上,尹铭燕的战友到卧铺大巴车上正常查缉,搜到一个人身上带着毒品。来不及反应,对方掏出刀径直刺来。刀影闪过,肠子裹着鲜血流了出来。

“那种时候就会想到我哥,他能付出生命,你连平时的一点儿苦都吃不得吗?”那个纸头上的“英雄”哥哥,渐渐成为尹铭燕心中一个更亲近的战友。

办案时,她像变了一个人,果断、精准,心无杂念,但每次结案后她默默复盘,回想案情中的每一个人、每一个细小环节,总会下意识地想起哥哥,“当年,他也是这样的处境吗?他也经历过这些吗?”

驻守木康一年后,尹铭燕被调回盈江,继续从事缉毒工作。据公开媒体报道,2019年11月,她通过分析线索,发现有可疑车辆频繁往返边境,极有可能从事贩毒活动。尹铭燕和战友辗转云南昆明、保山、德宏等多地,摧毁了一个特大国际贩毒网络。

像在血与火中开锋的利刃,尹铭燕渐渐理解了哥哥的很多选择。“对这份职业的精神信仰,慢慢扎在骨子里,就变得无比坚定。无论经历什么样的困难、什么样的痛苦,你都不会改变。”

“隐形”的警号

随着部队转制,如今的甘玉琴,已是芒市遮放乡户拉派出所的一名民警。过去,在户拉派出所下辖的弄坎村,毒品泛滥,6000多人口中,近六分之一在吸毒。近些年来,德宏州出台的严厉禁毒措施正在更广泛地普及和执行,吸毒人群呈现断崖式减少。

从缉毒一线来到田间地头,甘玉琴并不觉得离哥哥更远了。在她看来,无论是把一个辖区管理好,还是帮村民订门牌、采地标、帮助落户,看到大家能够更好地生活下去,她就心有满足。“只要把自己的工作干好,我觉得也是一种奉献。”

而尹铭燕则从一名边防战士转为移民管理警察,成为德宏边境管理支队唯一的缉毒女教导员。十五年过去了,她仍在做着哥哥当年做的事,甚至在这条路上走得更远。

一排数字佩戴在胸前,那是她的警号,是一名警察的“身份证明”——尽管在未来漫长的日子里,它仍将在公众面前保持“隐形”。就像它的拥有者,在危机四伏的缉毒生涯中,脸上总要带着沉重的马赛克。

“无论过了多少年,无论技术再怎么高明,缉毒工作都离不开人的执行。正因为如此,一些偶然发生的危险,我们始终无法规避。”而她能做的,就是带着“天下无毒”的信念,坚定不移地继续向前。

新京报记者 徐杨 实习生 秦巍峰

分享到:
打赏
默默

默默

笛怨箫清听未真,江湖旧雨散成尘。平生只有双行泪,半为苍生半美人。

评论
  • 9789

    网站

  • 52

    小程序

  • 2288

    企业

  • 3795

    文章

  • 2275

    会员

赶快注册账号,推广您的网站吧!
最新添加网站
最新入驻小程序
拿下三国

拿下三国2022-06-07

游戏画面风格为Q版三国风格。游戏以收集武将,提升武将的战力,挑战关卡,不断提升自……

宗师传奇

宗师传奇2022-06-07

《宗师传奇》超高爆率让你满地爆装备,杀怪即可爆元宝红包,快邀请兄弟一直称霸沙场,……

线上名片通

线上名片通2022-01-14

线上名片通是福州市德灿网络有限公司旗下一款在线生成商务电子名片的小程序。通过电子……

场地码头

场地码头2021-06-27

场地码头是专业的为会议及活动场地、文旅活动空间提供共享发布服务的平台。……

汉中英才网

汉中英才网2021-01-20

找工作、招人才,上汉中英才网!……

扬州家装招标网

扬州家装招标网2019-10-21

扬州家装网是名城扬州装饰装修门户网站,一键查询扬州装饰装修公司哪家好、室内装饰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