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知:网站pr>3免费收录,未达标做上本站链接可免费提交收录,同时( 推广中心 可免费获取积分或通过在线充值 获取积分)进行快审服务[50r或500积分/站];

点击这里在线咨询客服 官方QQ群

公告:【2020-4-10】去查网站目录更名为网址大全,网址更改为wzdq.com特此公告!

当下,有大批的青年志愿者,用类似“抢单”的方式,帮助视障人士排难解纷。

“我种的葡萄熟了没有?”“洗衣机现在水位是多少?”“我面前的罐子是什么?”“我手里的线轴什么颜色?”社交平台上,很多网友分享自己通过小艾帮帮、云瞳和“be my eyes”等助盲软件接到视障人士求助的经历。他们大多表示自己从未想过“只是看着眼前的东西并说出来,对他人就是一种帮助”。

求助

“感觉志愿者就在身边”

26岁的刘蓉是一名银行职员。一次偶然的机会,她在社交媒体上了解到一款助盲软件“小艾帮帮”。注册成为志愿者后,她接到了第一通求助电话。

求助者是一位三十岁左右的男性,电话接通后,刘蓉看到在一块花色桌布上,摆着一张带有银联标识的银行卡,对方请求道:“可以帮我念一下卡上的数字吗?”在刘蓉答应后,求助者赶忙说“稍等一下”,接着摸索着找到输入号码的页面,然后告诉她“可以开始念了”。

看似简单的操作需要志愿者与求助者“配合默契”。刘蓉回忆,当时她的镜头画面中只显示出银行卡局部,需要不断移动卡的位置,自己才能依次念出后面的数字。刘蓉说,第一次让求助者移卡时,对方移反了方向,经她提醒,重新调整过后,才对准了摄像头。

来自山东枣庄的27岁男生阳光在视障朋友的推荐下,下载了“小艾帮帮”。他形容该软件的使用体验时说“感觉像志愿者就在身边”,他每次求助后都会给志愿者打5颗星的满分,对于特别好的受助体验,他还会用语音“写”评语。

阳光用平台求助,大多是为了识别物品、查看保质期、看路等,“有时候我也会问一些问题,比如前段时间我买空调不知道选哪个牌子,就是志愿者推荐的。”

阳光说,他原本和父母同住,如今他开始培养自理能力,“志愿者们是我的‘得力助手’!”

目前市场上的助盲APP有很多款,在视障群体中,“小艾帮帮”和“云瞳志愿者”是用户量比较多的平台,此外还有来自国外的“be my eyes”。

日前,北京青年报记者也注册成为“小艾帮帮”志愿者,并接到了第一个求助电话。

求助连线接通后,对方的手机摄像头便会打开,北青报记者手机上显示出了视频画面。

画面中,先出现的是柏油马路上一个戴着帽子手拿盲杖的影子,求助者随后拿起手机,画面是一条居民区街道。

“我现在一个人,要去超市买东西,能帮我确定一下超市的位置吗?”该求助者说。

“左侧有车”,在去往超市的路上,北青报记者看到左侧车辆后对求助者作出提醒,其用盲杖触碰了几下后便向右避开。在随后的三四分钟路程里,北青报记者三次提醒求助者注意避让道路旁的杂物或车辆。

临近超市时,视频中出现了一个“烟酒超市”的画面,北青报记者询问这是否是目的地时,该求助者表示:“不是这个,我要去的是生活超市。”随后求助者又走了几步,很快就遇到了生活超市的店主,将他迎了进去。

北青报记者注意到,截至昨晚8时,“小艾帮帮”APP目前注册盲人10306人,而注册志愿者则多达134256人,志愿者与盲人的比例已经达到13:1。多位志愿者表示,现在接求助电话都需要“抢单”了。

感触

打破了对视障者的刻板印象

很多年轻人在网络上第一次“近距离接触”视障人士,难掩紧张的情绪,志愿者刘蓉助盲整个过程虽不到5分钟,可她却在每次开口前都字斟句酌,“我担心自己平日里习以为常的说话方式无意间冒犯到人家。”

不过一些盲人用户坦言,现在许多志愿者的专业程度已超出他们的想象,“有一次去吃饭,想知道饭馆在哪个方向,志愿者说在‘八点钟方位’。这是我们在盲校时专门学习的方位表述法。”

助盲的经历也给了志愿者们不一样的感受。

在与多位视障人士交流后,杨洋说:“我以前觉得手机之类的电子产品使用难度较大,盲人可能不常用,但后来发现他们能利用读屏软件独立地完成基础操作,这令我很惊讶,打破了对他们的刻板印象。”

有一次一位蒙古族视障青年打来求助电话,请求杨洋帮他找一张报名表,当天下午他就要前往学校报到,正式成为一名大学生。

杨洋回忆说,透过镜头,自己依照蒙古族青年的描述,远程指导他在桌上的一大沓文件中反复翻找,并帮他逐张辨认,最终找到了写有“参加xx培训学校”的两张表单:一张汉字版、一张蒙文版。

“每次想到这些我们平时习以为常的小事,他们却需要他人协助才能完成,我都感觉特别心酸。”杨洋说。

帮助他人的经历也让刘蓉有所触动,她在社交平台上分享了自己的感受:“一想到这个世界的某一个角落有一个人因为我的存在、我的举动而变得更方便,我就好开心。我觉得我的世界也更鲜活了,真的很想掉眼泪……”

建议

软件需优化 平台应监管

目前市场上的助盲软件在一些细节上还需优化,如软件收验证码的环节,盲人看不到,志愿者也无法帮忙。

值得一提的是,“云助盲”更大的风险是用户和志愿者双方的信任和安全性。

志愿者杨洋讲述了一次使用“小艾帮帮”接听盲人求助电话的经历。求助者是一名学生模样的年轻男生,他自称是一名视障人士,提出让杨洋帮他的短视频选一首合适的配乐。

杨洋回忆,当天整个交流过程很顺畅,几乎和往常的求助没什么不同。然而,过了一段时间她再次打开那名男生的平台账号时,却发现他将之前的视频悉数删除了,转而更新了开车、健身等日常视频,“这从侧面说明他是一个视力正常的男生”。

“我真的很震惊。当时心想会不会是换号了?但头像跟一年前一模一样,视频里的人也一样。我怀疑他是故意的……”杨洋希望有关部门可以加强监管,“把平台还给真正需要帮助的人”。

对话

初衷是帮视障人群独立生活

针对“小艾帮帮”的运营和发展状况,北青报记者对话了“小艾帮帮”的发起人金希,他是我国首位视障律师。

北青报:因为什么契机发起制作助盲软件的?

金希:因为自己也是盲人,周围很多盲人朋友看东西很不方便,而恰好智能手机已经开始普及,一些盲人开始通过寻求亲朋好友来远程帮忙,于是就想制作一个平台,将盲人和志愿者联系在一起,为的是帮助视障人群很好地独立生活以及工作。

北青报:目前推广情况如何?

金希:受困于经济效益的问题,我们的主动推广不多,主要是在QQ和微信的社群中。目前注册的用户主要还是靠“口口相传”。现在注册的盲人有1万多位,志愿者是13万多。

北青报:如何看待助盲软件使用过程中的权责问题?

金希:从法律方面讲,软件在注册时已经明确,志愿者的意见只是参考和辅助,风险由盲人承担,这与我们在路上随机向路人求助一样,不过幸运的是,平台运行四年来,还没有出现法律纠纷的情况。

未来,软件会在技术上优化升级,可能会让视障人士注册时登记残疾证号、增加举报反馈功能,这样就能对一些非法账号做出封禁拉黑等处理,保护志愿者权益。

本组文/本报记者 张子渊

实习生 李芊筱 孙哲

分享到:
打赏
默默

默默

笛怨箫清听未真,江湖旧雨散成尘。平生只有双行泪,半为苍生半美人。

评论
  • 10268

    网站

  • 52

    小程序

  • 2288

    企业

  • 4195

    文章

  • 2299

    会员

赶快注册账号,推广您的网站吧!
最新添加网站
最新入驻小程序
拿下三国

拿下三国2022-06-07

游戏画面风格为Q版三国风格。游戏以收集武将,提升武将的战力,挑战关卡,不断提升自……

宗师传奇

宗师传奇2022-06-07

《宗师传奇》超高爆率让你满地爆装备,杀怪即可爆元宝红包,快邀请兄弟一直称霸沙场,……

线上名片通

线上名片通2022-01-14

线上名片通是福州市德灿网络有限公司旗下一款在线生成商务电子名片的小程序。通过电子……

场地码头

场地码头2021-06-27

场地码头是专业的为会议及活动场地、文旅活动空间提供共享发布服务的平台。……

汉中英才网

汉中英才网2021-01-20

找工作、招人才,上汉中英才网!……

扬州家装招标网

扬州家装招标网2019-10-21

扬州家装网是名城扬州装饰装修门户网站,一键查询扬州装饰装修公司哪家好、室内装饰设……